當前位置:昊乾小說 > 靈異 > 一世豪婿 > 第2148章 劍與劍的戰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世豪婿 第2148章 劍與劍的戰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什麼?

雲陽古劍?

“這這小子,竟然還帶來了雲陽古劍?”

葉凡的聲音,可謂令的楚淵神色大變。

楚淵此刻簡直都要瘋掉了。

雲道天絕,雷靈古玉,再加上現在的雲陽古劍。

這傢夥,簡直幾乎把當年雲陽先祖遺留的東西全都給湊齊了啊。

“該死的東西!”

“為什麼是他?”

“楚家數代人苦苦追尋而不得的東西,為何卻被這個小子,如此輕易得到?”

楚淵麵目崢嶸,內心之中有著無儘的嫉妒與憤怒。

其餘的楚家人,在見到這雲陽古劍後,也頓感震撼。

雲陽古劍,乃是楚家世代相傳的聖物,更是雲陽先祖當年所用佩劍。

而今重現於世,楚家人自然震撼尊崇。

同時,也在心裡,更加認同了葉凡在楚家的正統地位。

“他手握雷靈玉,又有雲陽古劍,雲道天絕也練到出神入化。”

“看樣子,他真的就是雲陽先祖,欽點之人啊。”

楚家人心中感慨。

這麼多年,葉凡還是第一次,能湊齊這麼多先祖聖物的楚家人。

“哼,不就是雲陽古劍嗎?”‘

“當年,你手持雲陽古劍,不一樣如喪家之犬,敗逃楚門山。”

“唐韻,你不必畏懼。”

“這雲陽古劍,除了堅硬之外,並冇有什麼可怕之處。”

“當年為師就曾敗他,你一樣可以!”

楚淵冷哼一聲,森然話語不住響起。

楚淵並不是第一次見這麼劍了。

當年葉凡二上楚門山的時候,就是帶著此劍而去。

結果,戰敗逃離,最後在東海之濱自絕於世。

當時情況混亂,楚淵也就忘了拿回雲陽古劍了。

後來,更是冇有在意這件事了。

楚淵本以為,這把劍在葉凡當初自儘之後,早已沉入大海。

可是楚淵冇想到,竟然就在這雲頂山上。

“是嗎?”

“楚淵,你當真覺得,傳自先祖的雲陽古劍,就如此不值一提。”

“怕是,你還不知道,雲陽古劍,承天地而生,有吸收天地元力之功效。”

“若是,雲陽古劍中,所蘊含的天地元力,被我吸收,又會如何?”

雲海之間,葉凡傲然笑著。

那縹緲威嚴的笑聲,卻是讓的楚淵,神情陡然一滯。

難道

“唐韻,快,奪走把柄劍!”

楚淵突然大喊,驚惶之聲響徹四方。

而這個時候,雲陽古劍已然高懸天地。

耀眼的青芒,仿若九幽深處射出的雷霆電光。

鋒芒所向之處,赫然便是葉凡所在之地。

唐韻似乎也感受到了幾分威脅。

腳踏天地,身形閃爍之間,便朝著那雲陽古劍的方向飛了過去。

妄想搶到這把雲陽古劍。

可是,已經太晚了。

那沉睡多年的雲陽古劍,將劍身之中,所蘊藏的天地元力,全都在同一刻噴薄而出。

恐怖的威勢,竟然把唐韻給生生震退百米。

而原本是強弩之末的葉凡,沐浴在這股精純的力量之下,仿若魚兒入海,又似乾涸的海綿,在瘋狂而又貪婪的吸收著這磅礴之力。

就這般,葉凡的氣息,再以一股可怕的速度,幾句攀升。

到得最後,已然威勢如虹。

“這下壞了!”

楚淵見狀,臉色頓時沉到了穀底。

內心,也在此刻,寸寸冰涼。

之前,楚淵最大的倚仗,就是葉凡已經被他打成重傷,不足為據。

可現在,在雲陽古劍的加持之下,葉凡重新掌控了力量。

那麼,接下來他的弟子唐韻,麵對葉凡的那一站,怕是又將有懸唸了。

楚淵現在,隻得祈禱,那雲陽古劍中的力量,不足以讓葉凡重回巔峰。

不然的話,他弟子的處境,怕是真的將岌岌可危了。

“該死!”

“真該死!”

“這棄子,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底牌?”

楚淵懊惱不急,內心之中可謂憤怒萬分。

本來,他親自帶領楚門強者兵臨江東,他以為,這將是摧枯拉朽的一戰。

可誰能想到,葉凡的出現,徹底的改變了這場戰局。

顯示強大的煉體之術,再是詭異的身法,還有那不知從何處跑來助陣的牛狗,再加上雷靈玉以及雲陽古劍。

楚淵做夢都冇有想到,一個小小的棄子,他的底牌,竟然如此層出不窮。

“這雲陽古劍的妙用,連我都不知道。”

“這混小子,又是從何得知?”

楚淵的內心近乎崩潰。

可是,楚淵哪裡知道,其實這些事情,都是太奶奶告訴葉凡的。

這次來江東之前,太奶奶除了給與葉凡雷靈玉,以及派小黑來助陣外,還告知了葉凡,雲陽古劍的妙用。

隻不過,雲陽劍被葉凡給弄丟了,所以,這件事情,葉凡根本就冇有上心。

但是,天無絕人之路。

葉凡也冇有想到,他的那把雲陽古劍,竟然被埋到了雲頂山上。

而今,正好用來,決戰唐韻!

嗡!

青光乍起,長劍嗡鳴。

重新掌握力量的葉凡,一改之前的虛弱與頹廢之色。

“唐韻,來吧!”

“你以劍成名,今日,我便以劍敗你!”

“我要讓你看看,你口中那不堪的楚家棄子,是如何擊碎你所有的驕傲!”

葉凡怒語滔滔,磅礴的威嚴隻若淵海席捲。

這一次,葉凡是真的怒了。

他被唐韻的傲慢,給徹底激怒了。

誠然,當年楚家老宅,那個叫琴韻的姑娘,給葉凡留下過很多美好的回憶。

可現在,葉凡知道,琴韻已經不在了。

甚至當初,那個願意跟他朝全世界逃亡的唐韻也不在了。

現在站在自己麵前,是另一個女人。

是一個已經不記得葉凡,不記得楚天凡,不記得所有和他相關的女人。

甚至,在她眼裡,自己隻是一個卑微的棄子,是一個連她弟子楚齊天都不如的廢物。

這一路走來,葉凡不知道麵對過多少諸如此類的藐視與惡意。

但是他都很少在乎。

都是無關緊要之人,葉凡從來不在這些龍套身上浪費時間。

可是唐韻不同!

這個女人對自己的藐視,就像一根針砸在葉凡心裡。

憤怒之中的葉凡,手持雲陽古劍,踏天而立。

劍下的鋒芒,直指長空!

劍尚未出,但是恐怖威勢已然鋪天蓋地。

麵對此時的葉凡,唐韻的臉色,已然變得凝重起來。

她想不到,這短短的一會兒功夫,剛纔那個傷痕累累的男人,竟然變得如此耀眼起來。

就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似得。

如果說,先前的葉凡,是傷痕累累的喪家之犬,那麼現在的楚天凡,便是那掌握力量的王座君主。

強大的男人,總歸是光亡四射的!

不過,便是如此,唐韻也不會輕易的認輸。

況且,她一直都對自己的劍法,信心十足。

便是自己老師楚淵,以劍法對敵自己,都不是自己對手。

“楚天凡,你想以劍敗我,終究是癡心妄想。”

“這個世上,劍法在我之上的人,從未有過。”

唐韻神色冷厲,清冷之聲響徹四方天地。

隨後,唐韻不再廢話,手中長劍揮舞,淩厲劍訣怒斬而出。

“冰連劍術,冰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