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昊乾小說 > 曆史 >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免費閱讀小說 > 第1454章:大侄子,你是不是喜歡思雅姐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免費閱讀小說 第1454章:大侄子,你是不是喜歡思雅姐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糖寶把大盼叫到了門外,索性就把話挑明瞭。

“大盼,你是不是喜歡思雅姐姐?”

大盼的表情一變,本能的就要搖頭否認。

然而,卻在小姑姑的目光下,頓住了。

“小姑姑,我……”大盼低下了頭。

糖寶無奈的說道:“你既然喜歡思雅姐姐,為什麼不試著去追求?去爭取?”

大盼驀然瞪大了眼睛,驚愕的說道:“小姑姑,這怎麼行?且不說我們差著輩分了,本就有違倫理綱常,這種私下裡逾禮求愛之事,豈不是有失體統?行為輕浮浪蕩,非君子所為?”

糖寶:“??????”

糖寶比大盼還驚愕。

天老爺哎!自家大侄子的腦迴路,這是被誰荼毒成這樣的?

糖寶開始反省。

自己太不注重大侄子的思想教育工作了!

“大盼,你覺得你五叔好不好?是不是正人君子?”糖寶嚴肅的問道。

“自然是!”大盼斷然點頭,朗聲說道。

“那你知不知道,當初你五叔對你五嬸傾心不已,私相授受,私定終身?”

大盼:“……”

這種貶義詞,能用在五叔身上嗎?

“五叔對五嬸那是……”大盼頓住了。

大盼想起了當初在大柳樹村的時候,五叔在眾目睽睽之下,送五嬸小兔子,和五嬸眉目傳情,那含情脈脈的樣子,瞎子都能感覺出來有奸|情……

大盼啞巴了。

好像……那些詞用在五叔身上,挺合適的……

“小姑姑,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侄兒迂腐了。”大盼低頭說道。

“孺子可教。”糖寶點頭,表示肯定,說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既然喜歡思雅姐姐,就該趁著你們兩個還都冇有定親,努力爭取。”

糖寶說完,鼓勵似的拍了拍大盼的肩膀。

又道:“你放心,小姑姑肯定站在你這一邊!”

大盼眼睛一亮。

隨即,卻又暗淡了下去。

“小姑姑,我和五叔的情況不一樣。”大盼灰心的說道:“五叔和五嬸的事情,隻有我們自家人知道,即便是傳揚出去,隻要五叔和五嬸喜結連理,也隻是一段佳話,並不損害五叔和五嬸的名聲。”

大盼說到這兒,苦笑一聲,繼續道:“可是我不同,我和夏思雅差了輩分,倫理綱常不容違逆,不然的話,最後蒙羞的就是兩個家族了。”

糖寶翻了個白眼,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什麼差了輩分?你和思雅姐姐冇有任何的血緣關係!”

“但是我確實叫她姑姑,二盼他們也都叫她姑姑。”大盼滿心苦澀,說道:“我不能因為自己一個人的緣故,帶累兩家人被人指指點點。”

“笑話!誰敢指指點點,小姑姑帶著大白去砸他家的鍋!”糖寶霸氣的說道。

要知道,在鄉下最厲害的懲罰,就是打上門去砸了對方家的鍋!

畢竟,鍋是吃飯的傢夥!

一口大鐵鍋,關係到了一家子能不能吃上飯,填飽肚子?

對於麵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戶來說,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大盼對於小姑姑的維護,自然是滿心的感動。

隻不過,糖寶越是這樣,大盼就越發的堅定自己的決心。

絕對不會給小姑姑找麻煩!

絕對不能因為自己的緣故,帶累小姑姑名聲受損!

更何況,自己是蘇家的長房長孫,隻能是自己保護小姑姑,保護弟弟們,維護家族的名聲,給下麵的弟弟們做個表率!

“小姑姑,夏思雅即將和鄭子謙定親,鄭子謙是當朝進士,滿腹才華,家世也好,夏家人也都滿意這門親事。”大盼心裡發苦,說道:“侄子現如今隻是個童生,如何和一個進士相比?侄子不想妄自菲薄,卻也有自知之明,況且——”

大盼說到這兒,頓了頓,心裡如同吞了黃連一般,苦水突突的往上竄。

“夏思雅一直就把我當晚輩,根本就冇有那個意思,若是知道我對她有非分之想,說不得會感到萬分的噁心……”

大盼一想到夏思雅厭惡的眼神兒,就不寒而栗。

不行!他絕對不能讓那樣的事情發生!

其實,但凡夏思雅對他露出過一絲絲的,其他的意思來,他怕是難以把控住,不會眼睜睜的,一次次的看著她和彆人定親。

哪怕是冒天下之大不韙,他也有勇氣去爭一爭。

怎奈,夏思雅那種看晚輩的眼神兒,就像是刀子一樣的淩遲他。

同時,也是在提醒他。

有時候,他甚至慶幸夏思雅對他無意。

不然的話,他真的怕他會不顧一切,向長輩們表明心意,求娶夏思雅。

糖寶聽了大盼的話,張了張嘴,忽然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思雅姐姐對大盼,開口閉口“大侄子”……

就,紮心……

大盼深吸一口氣,看向糖寶,目光堅定的說道:“小姑姑您放心,侄子娶了王家的姑娘之後,會做一個好相公的,絕對不會讓人家姑娘受委屈!”

大盼說完,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臉上露出一絲靦腆的笑容。

又道:“讓小姑姑見笑了,書上說過,知好色則慕少艾,有妻子則慕妻子,侄子會調整好心態的。”

糖寶:“……”

**

承恩王府。

承恩王“啪!”的一拍桌子。

“豈有此理!鄭耀這個老狐狸,竟然敢嫌棄本王的女兒!”

承恩王氣得臉色鐵青,一副要殺人的表情。

菱花郡主施施然給承恩王倒了一盞茶,傲然的說道:“父王,憑他們鄭家,還冇有資格嫌棄您女兒我!是夏家和鄭家,早就在背地裡議親了。”

“那日鄭家女兒辦的賞花宴,主要就是邀請夏思雅前去相看,鄭素心還帶著夏思雅,特意的和鄭子謙見了一麵……”

菱花郡主想到那日的事情,不由的皺了皺眉頭。

早知道鄭素心是帶著夏思雅,前去偶遇鄭子謙,她就不跟過去了。

她生怕鄭素心背地裡欺負夏思雅,哪成想人家兩家有意結親。

那流程是提前安排好的!

而且,她咋就那麼倒黴,掉了一隻耳墜,恰恰就被鄭子謙撿到了?

真是晦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