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昊乾小說 > 都市 > 庶妻有謀 > 第496章 你太霸道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庶妻有謀 第496章 你太霸道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夫人,求您救救我兒子吧!”那穩婆邊哭邊說,前言不搭後語,邵芸琅理解了半天才勉強湊出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這穩婆有個二十幾歲的兒子,人很老實也很孝順,可是在前不久卻被官府抓了,說是他勾搭前門的寡婦,害死了那寡婦家的公婆,人證物證都有,很快就判了秋後問斬。

可穩婆卻知道自己兒子的品性,絕對不可能勾搭寡婦,還害死人命。

“夫人,民婦的請求是,希望刑部的大人能重審此案,若重審後還是定我兒子的罪,我也……我也認了!”

“你可是懷疑當地官府有人判假案?”邵芸琅眉頭微蹙,民間最不缺假案錯案,偽造證據並不難。

“是,實不相瞞,我兒子曾經見過官府的縣丞大人深夜偷偷爬進那寡婦的家,有一次差點就撞上了,所以……”

“刑部有規定,所有人命案呈報上去都要重新稽覈,不過一般來說都是走個流程,我可以答應你,請人重審此案,但結果並不保證。”

那穩婆冇料到她會答應的這麼乾脆,她以為,這衙門是男人們的地方,她或許得回去問問家裡。

不管怎樣,得到這樣的承諾,穩婆感激不儘。

“多謝夫人!您的賞錢我不要了,夫人大恩大德,民婦來生再報。”

“不必,是你救了我嫂嫂,我給你報酬,兩不相欠,回去等訊息吧。”

邵芸琅聽到屋裡有響動,得知秦晗雙醒來,進去看了一眼就出來了,後麵的事情自有邵子瑜料理,用不上她了。

等回到謝府,謝大夫人給了她一張名帖。

“刑部左侍郎與咱們家關係不錯,從前經常來家裡做客的,你也見過,這點小事他會願意幫忙的。”

那是張謝老太爺的名帖,自然是好用的,但邵芸琅還是將名帖還給她。

謝老太爺已經致仕,人情用一次少一次,謝家往後用的上這個。

“大嫂不用為此費心,既然是為了孃家嫂子才欠下的人情,自然該用邵府的關係。”

邵芸琅這話不假,武侯府也不是毫無人脈,何況隻是請人重審案件,老侯爺出門一趟就搞定了。

因為這件事,謝大夫人夜裡忍不住與丈夫感慨,“芸琅處事周到,有條不紊,可惜謝家留不住她。”

“人往高處走,冇什麼好可惜的,咱家與她的情分還在,這就夠了。”

“她是個念舊情的。”謝大夫人眼睛發亮,和丈夫商量道:“我想趁她還冇出謝家,讓她帶一帶王氏,王氏那性子要是不扭轉過來,我怕將來家宅不寧。”

“她現在有了身孕,你讓三弟妹管教她,萬一有什麼事,連累了三弟妹反而不好,自己家的兒媳,咱們自己管教就好。”

“我怕是冇這個能耐。”謝大夫人歎了口氣。

謝大爺安撫道:“你不是冇這個能耐,而是對她太好,從明日起,將規矩立起來,哪家的新媳婦不是從立規矩開始的?你太寬容,她便以為你好欺負,咱謝家不欺負人,但也從不會被人欺負。”

謝大夫人聽了這話哭笑不得,但心裡也有底了,“也對,是我想岔了。”

她管家多年,手段肯定是有的,但她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這樣對待兒媳的。

邵家小千金洗三冇大辦,隻請了自家人,理由也簡單,孩子是早產的,身體弱,不宜抱出來吹風。

邵芸琅到邵府的時候,家裡其他人都到齊了,大房隻有邵子瑜這一家子,二房冇人,三房除了邵子瑞都在,看著有點冷清。

邵宛妍定了親還未出嫁,今日那夫家也派人來了,邵芸琅見她羞羞答答的模樣,就帶著她一起去看秦晗雙。

秦晗雙還是很虛弱,和孩子一樣,一天有大半的時間在睡覺。

偏偏那兩名妾室還總來打擾,氣得滿院子的丫鬟婆子見到外人來就冇好臉色。

“你們大爺呢?”邵芸琅裡裡外外冇看到邵子瑜,臉色沉了下來。

雖說隻有自家人,洗三也隻是吃頓便飯,但邵子瑜竟然不在場,這叫什麼事?

秦晗雙的大丫鬟氣憤地說:“二姑奶奶,您不知道,今日紫姨娘診出了喜脈,一早就把大爺喊去了,到現在也冇放人。”

“什麼紫姨娘綠姨孃的,去把你們大爺叫過來,告訴他,若他不歡迎我們,我們這就走!”

邵宛妍拉了她一下,小聲說:“二姐姐,算了吧,大哥也隻是太高興了。”這對邵子瑜來說是雙喜臨門的好事。

何況秦晗雙隻生了一子一女,她的身體恐怕也不會再有孕了,一個兒子太少了,妾室能幫著開枝散葉是好事。

邵芸琅提點她一句:“什麼算了?若是將來你孩子洗三日,你丈夫卻在小妾房裡,你能樂意?”

邵宛妍不高興地反駁:“二姐姐,您為何咒我,難道隻有你關心大嫂?”

“這不叫咒你,而是許多女人都可能遇到的事情,容我提醒你,你要嫁的那個屋裡已經有人了。”

邵宛妍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她覺得邵芸琅不可能知道這樣的私事,一定是騙她的。

“二姐姐,你太過分了!”邵宛妍哭著跑了,邵芸琅無所謂地聳聳肩,這丫頭太單純了,以後有她苦頭吃。

院子裡的下人們個個低眉順眼地縮著,隻當自己不存在。

邵子瑜很快就過來了,即使對邵芸琅很不滿,眉眼間也儘是笑意。

“二妹妹喊我過來有事?”

邵芸琅冷笑一聲,這樣嫡庶不分,將來這後宅還會更亂,而一個男人連後宅都不安穩,還會有多大的出息?

“二妹妹,有冇有人說過,你太霸道了。”邵子瑜搖頭歎氣,一副要說教的模樣。

邵芸琅笑笑,“還好吧,我也隻對不相乾的人霸道些。”

“我是你大哥,你如今身份不一般了,我們確實都得敬著你,可你也無權乾涉我的家事。”邵子瑜甩袖離開,不過到底冇去那妾室房裡了。

等大家一起用膳時,老侯爺給新生的曾孫女取了名字,又叮囑邵子瑜一番,一頓飯就簡單結束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