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昊乾小說 > 靈異 > 前妻似毒_總裁難寵 > 第1206章 顧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前妻似毒_總裁難寵 第1206章 顧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你也可以等做完妊娠紋手術再離開。”

顧晚秋的離開和厲謹行所說的“離開”是完全不一樣的。

顧晚秋口中的離開是再也不見,在厲謹行看來,根本不可能,隻要他想做,無論顧晚秋去了什麼地方,周圍都會有他的眼線,他想要見她輕而易舉。

這世上無數條路,倘若每個人走出來一條路,那是將近八十億,可無論顧晚秋走到哪兒,隻要她還活著,他們就能遇到,這就是命運。

顧晚秋不知道厲謹行在想什麼,隻是聽到他這句話,嗤笑一聲,隻差冇翻白眼。

“晚上了你還在做白日夢?等?我是一秒鐘都不想多留,你還想讓我等著傷口恢複做妊娠紋手術?如果可以的話……我現在就想去醫院把這個孩子給剖出來,立馬離開,七個月的早產兒,差不多也能活了。”她說這句話的時候不留一點情麵,好似肚子裡的胎兒不是她的孩子,而是一個腫瘤,她想要快點拔除乾淨。

“孩子都這麼大了,你對她還冇有一點感覺嗎?”

顧晚秋麵對厲謹行的質問,她忍住心裡的難受說:“不喜歡,一想到是你的種,我就厭惡的很。”

她話裡說的難聽,但表情卻一點都看不出來厭惡。

但厲謹行還是被她的話膈應了一下,心裡跟插著一把刀似的。

有時候,顧晚秋就是故意說話懟他,刺激他,噁心他,惹他生氣,知道他對她肚子裡麵的孩子很在意後就時不時的說些惡毒的話。

顧晚秋嘴上從來不饒人,惡毒的像條冰冷的毒蛇。

對於顧晚秋的毒舌,厲謹行隻能當做冇聽到,或者聽進去了也要壓在心裡裝作不在意,他要是表現的越在意,那顧晚秋就會越發得寸進尺,兩人要是針鋒相對起來,那更是一發不可收拾,麵上看是顧晚秋在下方,但每次服軟的都是他。

任由她諷刺,詛咒。

他大包大攬,凡是關於顧晚秋的都要從他手上過一遍,為的是想讓她舒服一點,可他每做一件事,在顧晚秋看來都是虛情假意。

好在顧晚秋也不是每天都這樣,有時候心情好的時候,還是很願意和厲謹行和平相處的。

但隨著肚子變大,她心情越來越不好,發呆的時間變多了,鑽牛角尖更極端了,脾氣也越來越差,簡直跟變了一個人似的。

隻有在孩子麵前的時候,她才能收住自己的脾氣,因此,大多時間她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願意出門,有時候連思延思續都不想見。

顧晚秋有時候想要和厲謹行大吵一架,但現在的厲謹行已經不會被她激怒了,反而是自己,經常被挑起莫名的火氣,這樣的她,連她自己都討厭。

產前焦躁,產後抑鬱,這是孕婦很難過去的坎,她在懷孕這段時間找不到一絲快樂,和厲謹行在一起也冇有任何感情,她不抑鬱誰抑鬱?

厲謹行倒是理解,有想過給她找心理醫生,但她非常排斥去看,隻說,隻要不見到厲謹行她心情就會好了。

不見,怎麼可能?住同一屋簷下,低頭不見抬頭見,但人總不能一直低著腦袋。

厲謹行心知急不得。

厲謹行上網查了很多資料,和醫生說的那些相差無幾,無非是多陪伴,帶顧晚秋多出去走走,散散心,轉移她的注意力,彆讓她一個人呆在家裡,找些興趣做,尤其是能讓她感覺到成就感的。

顧晚秋喜歡做的事,這個厲謹行還真不知道,他知道顧晚秋的口味,但興趣這方麵,卻不怎麼瞭解……如果說捉弄他算一個的話。

以前的顧晚秋也根本冇有多餘時間和心思去想興趣,一天的時間被安排的滿滿噹噹的,除去白天上課,多餘的時間都用來進修畫畫,彈琴,書法,練舞……這些她做的都很好,也很專注,但現在讓她繼續做這些是不可能的了,雙手半殘廢,腳也有些瘸,還大著個肚子……讓她出去走走都很費勁兒。

厲謹行白天不在家的時候,顧晚秋還會看看電視翻翻書。

他在遠處時不時的會看一下手機,看顧晚秋的定位,看她有冇有一個人離開家,還要看她有冇有揹著他聯絡宮擎。

拿到手機兩個月冇聯絡宮擎,這點出乎了厲謹行的預料。

越是安靜無聲,越是說明有事情,厲謹行從來不是個掉以輕心的人,顧晚秋在他眼皮子底下看著,他暫時還能相信她,但宮擎他是一點都不相信。

這樣的寧靜,更像是暴風雪前的蟄伏。

顧晚秋真的能做到,安安靜靜養胎,孩子生下來前不搞任何事情嗎?

顧晚秋晚上睡不好,厲謹行守在她旁邊同樣的也睡不好,一點風吹草動都會醒。

顧晚秋孕中期就開始經常做噩夢,被夢嚇醒,問她做的什麼夢,白著一張臉什麼都不肯說。

她晚上睡不好,白天還能補上一點覺,厲謹行晚上睡不好白天該做的事一樣都不能落下,好在這些年他也早就習慣了,隻是最近因為要照顧顧晚秋的情緒,難免費心了些,白天精神狀態不好,是個人都能看出來他眼睛裡的紅血絲還有眼下的烏灰。

顧晚秋當真是對肚子裡麵的孩子冇有一點感情在,家裡麵的傭人都要比她肚子裡的孩子。

知道顧晚秋懷的是女兒後,已經開始張羅著整理出來一間公主房。

隻要肚子一個動彈,她反應稍大一點,屋子裡頓時好幾雙眼睛盯著她。

晚上厲謹行盯著,白天家裡傭人盯著,眼神雖然不傷人,但確實是有一定的約束力,讓人有些喘不過氣。

離春分還有一週的時間,顧晚秋看著手機的日曆,每天都會看很多年,小心翼翼,惶恐不安,隨著約定時間越來越近,顧晚秋就越是緊張。

一連幾晚做噩夢,喝安神湯都冇用。

晚上翻身好幾次,上個洗手間都要上三次。

厲謹行晚上照看她,顧晚秋看在眼裡,見他精神不振,她覺得是個好機會,這方便她更好的給他下藥,離開。

……

北城顧家的傭人冇有秋樂莊園多,還好是搬過來了,不然十幾個人盯著她,還有保鏢這些人看門,想要悄無聲息的下藥,根本是不可能得手的。

隻是這藥要怎麼下?顧晚秋現在還冇有想到,不過不急,畢竟離春分還有一週的時間,足夠她調整心態做好充分的準備。

顧晚秋把櫻桃發繩放在了枕頭底下,冇人的時候會握在手裡,在心裡打氣鼓勁兒。

老實說,她並不像她表麵那樣對肚子裡麵的孩子那麼不在意。

她也有想過厲謹行提的那個協議,把孩子生下來後轉身離開,但她不相信厲謹行能輕而易舉的放她走。

也不相信他不可以不拿肚子裡麵的孩子來威脅她。

這個孩子一開始就是個錯誤,一個維持到七個多月的錯誤,隻要是冇有生下來那就可以把這個錯誤給清除掉。

她應該相信宮擎能做到,能帶她離開,能打擊到厲謹行,她心裡麵生出一股極端的惡念,倘若厲謹行知道這個他心心念念一直想要的女兒忽然死了冇能來到這個世界上,他的心態會不會徹底崩掉?

電視一直放著,顧晚秋拿著遙控器,一直按著“下一集”電視螢幕閃的很快,她的注意力完全冇有放在電視上。

傭人想要提醒她,還冇開口,顧晚秋忽然鬆開了遙控器,快速按著“上一集”然後找到她想看的畫麵後停下來。

電視上赫然放著宮擎,他身旁站著J市市長,一排的西裝革履,誰都不是簡單人物,此時他們正在剪綵,宮擎算是在J市站穩腳了,他不在懼怕厲謹行威脅,她也不用擔心他會因為她而受到牽連了。

顧晚秋對於商業上的事一竅不通,看了一會兒就把電視台給換掉了,不想被傭人看到引起懷疑,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傭人確實也冇看出什麼名頭來,見顧晚秋冇有在頻繁按遙控器後,到了嘴邊的提醒都嚥了回去。

最後顧晚秋找一個綜藝來看,兩個孩子每天都會睡午覺,睡個一小時,然後傭人敲門把他們叫起來吃點東西。

顧晚秋和兩個孩子的口味極其相似,連對玫瑰花過敏都是一樣的。

兩個孩子早就開學了,幼兒園最後一學期,今年下半年就能上一年級了。

兩個孩子聰明,隻覺得上幼兒園十分的無聊,老師講的那些他們早就會了,要不是年齡冇到,直接就上小學。

思延思續在家的時候,都會一直陪在顧晚秋左右,看著顧晚秋圓鼓鼓的肚子都不敢太靠近她,怕不小心壓到裡麵的妹妹。

“媽媽,你有冇有給妹妹想名字?”

“冇有。”顧晚秋一開始就冇打算讓這個孩子活下來,她怎麼可能會浪費感情去想名字。

“妹妹冇有名字嗎?那你怎麼和她說話?”

“她在肚子裡麵又聽不到,就算聽到了也聽不懂,我為什麼要和她說話。”

思延皺眉,覺得這和他從電視上看到的一點都不一樣,電視上懷孕的媽媽,剛有孩子就想到了小名,肚子大的時候,不僅對著肚子裡麵的寶寶說話,還要放歌給她聽呢。

媽媽對於妹妹,好像還冇有對他和弟弟那麼關心在意。

“可我很想和妹妹說話,想要叫她的名字,電視上說,一直和肚子裡麵的小寶寶交流,她是有反應的,會對外界的聲音產生熟悉,等她生下來後,就更好的親近。”

“這都是騙人的。”思延說一句,顧晚秋就反駁一句,她不想讓兩個單純的孩子對她肚子裡麵的胎兒產生感情,多餘的感情冇必要。

思延難得在這件事上產生了執念,非要想個好聽的小名。

他還說起他和弟弟的名字的由來。

是延續思唸的意思,給他們取這兩個名字的時候,爸爸很思念媽媽,他們兩個就代表著爸爸愛媽媽的證據。

顧晚秋聽到這個解釋後,心裡冷笑。

嗬,真會騙小孩。

“媽媽,你覺得安安怎麼樣,希望妹妹以後平平安安?好像……不怎麼好聽,大眾了。”想出來的名字又反駁掉了。

“小幸?幸運的意思,甜甜,甜甜美美……”思延越想越多,讓弟弟和他一起想。

“媽媽,你難道心裡冇有想法嗎?”

顧晚秋搖頭:“隨便吧。”

思延眼睛一亮:“那就叫小隨吧。”

“……”這還真挺隨便的。

於是在兩個孩子陪著她的時候,左一句有一句的叫著小隨。

厲謹行回來的時候就聽到思延正陪在顧晚秋的腿上,碎碎叨叨喊著“小隨”

“嘰裡咕嚕在說什麼呢?”

“小隨,這是我們給妹妹想的小名。”

“小隨?哪個隨?”

思延言簡意賅的把白天想名字的事和厲謹行說了一遍:“我們想了很多小名都不知道想什麼好,問媽媽的意見,媽媽就說了一句隨便,於是乾脆妹妹的小名就叫小隨了,這個名字聽起來是挺隨便的,但隨,也是隨心所欲的隨,希望妹妹以後可以活的隨心所欲,隻做讓自己開心的事,不被任何事給束縛。”

冇想到這隨口說出來的小名還有這層意思,顧晚秋也感到很意外。

厲謹行笑了:“可以,就叫小隨吧。”

“爸爸,小名是和我弟弟還有媽媽一起想的,大名就你來取吧。”

“大名也叫厲隨吧。”

“爸爸你偷懶,厲隨不好聽……聽著像男孩名,叫厲隨的話還不如叫顧隨,媽媽的姓好聽一點,我和弟弟跟著爸爸姓,妹妹跟著媽媽姓。”

顧晚秋心裡一動,好似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

姓顧,孩子可以姓顧……

厲謹行已經習慣無論在哪,隻要有顧晚秋在,那他的注意力就會一直放在她身上,因此她表情變的那一刹那,被他給捕捉到。

看來,顧晚秋對於姓氏,比較在意,如果孩子跟她一個姓,她是不是就冇那麼排斥?

“可以,我也覺得姓顧更好聽,那就叫顧隨,隨心所欲的隨,天隨人願的隨。”

名字取好的那一刻,肚子裡麵的孩子好似有了歸屬,顧晚秋突然萌生處想要把孩子平平安安生下來的念頭。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