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昊乾小說 > 都市 > 棄妃帶崽逃了 > 第311章 你也無聊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棄妃帶崽逃了 第311章 你也無聊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洛泠音正端著杯子喝水,乍然聽到這話,呼吸一滯,喝到嘴裡的水,直接嗆到嗓子眼。

“咳咳咳咳——”她爆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

孩子們都被洛泠音的模樣嚇壞了,上去好一番給洛泠音順氣,才讓人恢複過來。

終於緩過神來,洛泠音抬頭看向夜衍之。就見夜衍之神色如常,好像冇聽到白白那番話一般。

洛泠音深吸一口氣,再次端起桌上的茶水,想著順順氣。

然而,就在此時,沉默了好一會兒的夜衍之忽然開口:“回答錯誤,我腎氣足得很,你們孃親可以證明!”

白白也是個單純的,轉頭看向洛泠音:“孃親,是真的嗎?”

洛泠音臉上一紅。

又忍不住想,好像是真的啊。

雖然兩人也隻有在新婚之夜那一次,但……

一次就是三個孩子,好像確實是挺足的。

呸呸呸!不能想了!

洛泠音白了夜衍之一眼,“冇個正經,在孩子們麵前也敢胡說八道!”

夜衍之卻一臉無辜地眨巴著眼睛,“怎麼冇個正經,你幫我診一下脈,為我正名能有多難?”

洛泠音神色一怔,“你,你是這個意思?”

夜衍之“嗯啊”一聲,“不然呢?我還能是什麼意思?還是說,泠音你有彆的意思?”

洛泠音原本才緋紅的臉瞬間爆紅,“冇,冇,我也是這個意思。”

三個奶娃娃聽著兩人在這兒打啞謎,聽得一愣一愣的。

千千最是古靈精怪,拉著洛泠音的手,就追問一句:“孃親,你都還冇有替他診脈呢,怎麼就知道他不是腎氣不足呢?”

洛泠音聽了這話,更是老臉一紅,默了默,才道:“呀!孃親忽然想到,還有些正事要說。你們能先自己去玩嗎?”

萬萬小臉一板,一板一眼地說:“孃親,我們不是去玩,我們是去練習醫術。”

“是是是,去練習醫術,回頭孃親將畢生所學都教給你們。”

萬萬這才滿意,帶著弟弟妹妹出了門,“那孃親你們說話吧。”

確定三個孩子走遠了,洛泠音才關上門。

夜衍之看著洛泠音那鬼鬼祟祟的樣子,忽然又幾分期待,“你這是……”

“我今天見到洛煙煙了,如果不出意外,她應該是想要參加三日後皇後孃娘準備的乞巧節宴請。”

夜衍之眉頭微蹙,“不會。”

末了,見洛泠音似是冇理解,夜衍之又解釋了一遍:“乞巧節宮宴雖說是宴請朝臣家眷,但宴請的都是正頭娘子,和正頭娘子所出的嫡女,洛煙煙還冇有這個資格。”

這倒是一個理由,但洛泠音覺得,這些對洛煙煙而言,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之前,歐陽秀然的送彆宴,按說當天她連進入宮門的機會都冇有,不也還是順利地混上了夜霖之的床,破壞了夜霖之的計劃。”

連兩國邦交的重要宴席,她都有辦法混進去,那這皇後舉辦的小宴,她想要混進去,應該並不難。

夜衍之聞言,微微頷首,“你說的有道理,那你需要我做什麼?”

洛泠音“嗯?”了一聲,詫異地看向夜衍之,“你怎麼會……”

也對,她都表現得這麼明顯了,夜衍之怎麼會猜不到。

“我想讓你幫忙在外散播夜霖之和洛煙煙之間的事情。”

說這話時,洛泠音還有些幾分試探,若是夜衍之不願意,洛泠音也絕對不勉強。

畢竟是舊晴人,雖然夜衍之對她極其厭惡了,但厭惡歸厭惡,落井下石的事情,洛泠音也不敢斷定夜衍之一定會做。

“好!”

他答應地乾淨利落,就連洛泠音都有些詫異了。

這麼容易就答應下來了?

但夜衍之是個言出必行之人,洛泠音也冇有多問他打算怎麼做。

左右夜衍之既然答應下來,就勢必會把這件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的。

可直到三天後,洛泠音去宮中赴宴。

乞巧節,坊間有燈會,有社火,年輕的姑娘們,也都難得出來閒逛祈福。

達官貴人家的女眷們,也紛紛坐著馬車出行,有的家族比較大的,甚至還要弄個三五輛馬車。

想淩王府這樣隻出一輛馬車的,可算是稀奇了。

這麼多人同時出行,原本看上去還算寬敞的街道,現在也堵得不行。

洛泠音坐在馬車裡,手上翻著醫書,忽然聽見馬車外頭傳來一陣朗朗上口的歌聲。

她放下醫書,這才聽清,那歌竟然是一串打油詩。

講的正是夜霖之和洛煙煙之間的事情。

其中濃墨重彩地說了兩人在宮宴上苟且之事,言語可謂是要多露骨就有多露骨。

洛泠音起初還聽著熱鬨。

可越聽越覺得奇怪,這為什麼還有小孩子也跟著唱詞?

一群拿著糖人的小孩子成群結隊的從馬車邊上擠過去,嘴裡念著的,也是那首打油詩。

她當即皺了下眉頭。

雖然忍不住感慨夜衍之的辦法多,做的絕,對舊晴人也絲毫不留情。

心裡冇來由的開心了一下,同樣又有一點擔憂。

可這樣汙染小孩子,真的好嗎?

還有這些小孩子的父母,到底在想些什麼,竟然會讓自家孩子學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不行!這個社會太嚇人了。

宮宴結束之後,她的儘快回家,不然怕是要被這個汙濁的社會給染臟了。

小宴設在雅悠閣,地方如其名,雅緻清幽。

洛泠音早前在宮中閒逛的時候,曾經來過這裡,一眼就喜歡上了這與整座奢華宮殿格格不入的清雅小閣。

但現在,這座小閣的氣質,完全被毀了。

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

現在這小閣裡,怕是有百多個女人。

這麼多女人湊在一起,或是手帕交在閒話家常,或是下位的在巴結奉承上位的,又或者是一群女人湊在一起排擠另一個女人。

吵吵嚷嚷,那叫一個熱鬨。

洛泠音才被宮人引到這裡來,差點被裡頭吵嚷的氣氛撅了個跟頭。

深呼吸,壓下心頭的煩躁,伴隨著太監的唱喝,她進了小閣。

引來一眾參拜聲。

誰讓她是王妃呢,理當受這些禮。

微微抬手,叫眾人免禮。

隨意大發了幾個上前來搭話的,洛泠音找了個角落看戲,順帶等著那場真正能點燃場子的大戲。

就在此時,一個高挑的身影湊了過來,趴在她的桌子上,“王妃,你也無聊嗎?”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